月亮湾公园(资料图片)

□通讯员张琦 刘傲然 李欣蔓 全媒体记者肖梦阳

以案说法

天气逐渐回暖,这样的季节里,露营是不少驴友热衷的户外活动。然而,夜宿地形不熟的野外,常常会发生一些意外。当意外发生后,由此造成的损失该由谁承担?

昨日,记者了解到一起因在公园露营而不慎溺亡的案件,两级法院的判决结果也许会让您警醒。

女驴友公园探路溺亡

26岁的小云(化名)是湖南怀化人。作为一名热衷宣传传统文化的资深驴友,她和队友自发组织了一场“中华文化行”活动。2015年7月,小云一行6人从河南郑州徒步出发,于7月18日来到襄阳,准备在月亮湾公园露营。

当晚9时许,小云和小任进入公园内探路选址。没想到,意外突然发生。小任说,当时,他和小云分头寻找合适的露营空地,小云向东走,他向西走,两人相隔约10米远。这时,他突然听到小云一声尖叫。

小任询问得知,小云被下坡处的一丛杂草绊住了脚,于是没有在意。紧接着,小任又听到小云惊叫,继而听到一阵落水声。他连忙上前查看,发现小云失足掉入了坡下的河沟里。

小任慌忙下水拉小云,可无济于事。之后,小任焦急地向路人呼救,因公园正在施工改造,行人稀少,只有一名男子前来。两人一起出手,仍未能救起小云。随后,警方调集打捞队,最终将小云救上岸,但她已停止了呼吸。

家属索赔57万余元

得知女儿的噩耗,小云远在湖南的父母悲恸不已。他们认为,事发当晚,月亮湾公园内路灯未亮,水沟附近未设置安全警示牌,特别是水沟里有大量变成红褐色的浮萍,几乎覆盖了整个水面,夜晚光线差,让人难以分辨是水面还是地面。

他们认为,小云落水处离公园大门警卫室仅100米左右,公园巡防人员未及时救护,公园内没有任何救护设施设备。作为公共场所的管理人,月亮湾公园管理处未对相关公众在合理限度范围内尽到安全保障义务。

于是,小云父母向樊城法院起诉,要求月亮湾公园管理处赔偿他们各项经济损失57万余元。

公园管理处辩称,小云父母起诉主体有误,事发地正在进行月亮湾城市湿地公园项目建设,该项目由北京东方园林股份有限公司承建,故该公司应为本案被告;同时,月亮湾公园是开放式公园,没有义务24小时对进入景区内的人员进行救护;事发的水沟里生长的浮萍,公园没有及时清理,不会必然导致小云死亡;小云父母诉请的赔偿数额应按照农村标准计算。

一审判决:女驴友自行担责七成

樊城法院一审认为,公民的生命权受法律保护。月亮湾公园管理处作为公园的管理者,负有对进入公园范围内他人人身安全的保障义务。

本案争议地点为全天候对公民开放的休闲娱乐场所,小云因在该场所内寻找露营地溺亡而引发本诉。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在晚上能见度偏低,且对周围环境不熟悉的情况下,小云本应具备自身安全防范常识及能力,可是因为她疏于防范造成人身伤亡,应承担主要过错责任,即自负70%的过错责任。

月亮湾公园管理处作为公园的管理者,在小云落水的河沟附近既未设置安全护栏,也未安放警示标志,既未设置功能照明灯,也未保证路灯照明,存在管理不力的安全保障责任,应承担赔偿小云父母损失30%的责任。

虽然,月亮湾城市湿地公园项目由北京东方园林股份有限公司承建,但无证据证明小云落水的河沟在承建的工程项目中;而且,月亮湾公园拒不提供承建月亮湾湿地公园的具体合同项目明细,故对公园管理处辩称应由北京东方园林股份有限公司承担责任的意见不予采纳。

经查,小云自大学毕业后即在外打工,案发前一年在郑州某书院做义工,而非从事农业劳动,故其死亡赔偿金应当按照城镇居民标准计算,对被告辩解应按农村居民标准计算的意见不予采信。

小云父母损失中的丧葬费、死亡赔偿金、交通费、住宿费,合计52万余元,符合法律规定,予以确认。上述损失由月亮湾公园管理处赔偿30%,即15万余元,小云父母自行承担剩余的70%。

根据月亮湾公园管理处的过错程度、所造成的损害后果及本地的平均生活水平,酌情支持小云父母精神损害抚慰金15000元,由月亮湾公园管理处承担。

樊城法院遂判决,月亮湾公园管理处赔偿小云父母各项损失15万余元、精神损害抚慰金15000元。

公园管理处有过错,二审维持原判

宣判后,月亮湾公园管理处仍不服一审判决,遂于去年底向市中院提起上诉。

近日,市中院审理认为,北京东方园林股份有限公司作为月亮湾湿地公园的建设单位,不可能取代月亮湾公园管理处的公共管理职能,对公园设施的管理和维护职责也不可能因土地使用权的集中登记和建设单位的入驻施工而有所改变。月亮湾公园管理处因管理维护职责不到位与本起事故具有一定的因果关系,是本案适格的诉讼主体。

虽然月亮湾公园是个开放场所,事发当时内部部分区域正在施工,但作为公园的管理者,对允许游人夜晚出现的危险区域既没有设置照明灯光和警示标志,也没有安装护栏,而且也没有有效的巡查值班制度。由于月亮湾公园管理处未尽合理限度范围内的安全保障义务,故对小云落水溺亡存在明显过错。

小云大学毕业后一直在外打工,事故发生前也在从事义工工作,一直居住、生活在城镇,不是依靠农业劳动收入作为主要经济来源,故原审判决按照城镇标准计算其死亡赔偿金并无不当。

综上,市中院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责任编辑:何梦婷

相关报道: